南京婚姻律师

同居扶养扶助行为的法律规制

当前位置 : 首页 > 结婚程序

同居扶养扶助行为的法律规制

* 来源 : 中国律师频道 * 作者 : 南京婚姻律师
文章导读:同居扶养扶助行为的法律规制
关键词: 同居扶养扶助行为的法律规制

同居扶养扶助行为的法律规制

在现实生活中,最具形式化外观但未得到法律直接认可与保护的一类扶养行为便是同居者间的扶养扶助行为。依规定,未按婚姻法有关规定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如果在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男女双方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事实婚姻处理,一方死亡,另一方有权以配偶身份主张法定继承权;在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后,如果男女双方符合结婚实质要件且在案件受理前补办了结婚登记的,一方死亡,另一方有权以配偶身份主张法定继承权;如果男女双方符合结婚实质要件却未在案件受理前补办结婚登记的,一方死亡,另一方不得以配偶身份主张法定继承权,双方的问题按解除同居关系处理。[10]其后,2001年修订的《婚姻法》规定,无效或被撤销的婚姻,自始无效,其行为性质为同居,当事人之间不具有夫妻间的权利义务,相互间自无配偶的法定继承权。以上按解除同居关系处理的规定仅是从法律角度对二人长期共同生活的关系定性,其并不能抹杀二人共同生活期间相互扶养的事实,对此非婚同居期间存在的扶养关系仍然需要法律对之进行明确地规制。

对同居,我国社会、立法及司法界都有着一个随其发展从排斥到接受并继而纳入法律规范的过程。最初,我国在法律表述上对之使用的是“非法同居”这一具有贬斥性的词汇。基于该称谓具有强烈的谴责性,有学者认为采用“准婚姻关系”较为合适。[11]随着社会文化的多元发展及经济生活的变迁,同居关系大量出现且渐被社会接受认同,甚至成为一部分人生活方式的选择。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5条的规定开始,法规中便不再使用“非法同居”一词,而是以不带任何评价色彩的中性词“同居”代替。无论社会对同居关系持怎样一种态度,同居者之间存在着持续性相互扶养扶助的行为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如其具备事实婚姻的条件,同居者之间的权利义务将按婚姻关系处理,一方死后另一方将以遗产继承的方式保证其扶养关系得到继续维系。如其不具备事实婚姻条件,相互间自然不享有继承权,但这并不会导致同居者之间的扶养事实与前者有何实质的不同,更不能因此而否定一方死亡时生存的同居者希望得到适当遗产以保证其所受的扶养能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继承维系的客观需要。对此,需以法律的手段作系统合理的安排与规范。

根据相关规定,属于非法同居的,同居生活期间一方死亡,另一方要求继承死者遗产,如认定事实婚姻关系的,可以配偶身份按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处理;如认定非法同居关系,而又符合《继承法》第14条规定的,可根据相互扶助的具体情况处理。[12]根据该解释,对非法同居一方死亡后的处理模式,便回复到《继承法》第14条遗产酌给请求权上,即同居者之间虽不可互为法定继承人,但曾依靠他方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或对他方扶养较多的生者,于他方死亡后可分得适当遗产,或为维持基本生活之用,或为曾对他方进行扶养扶助的报偿。可见,对同居者间的扶养关系,法律也作出扶养人愿意在其死后继续维持原扶养状态或作出相应报偿的推定,该推定以同居者生前共同生活、持续相互扶养的事实为基础,推定死者愿意对曾经共同生活并相互扶养的生者继续扶养以维系生者的基本生活需要,或对生者曾为的扶养扶助行为有所报偿,最大程度上去遵从死者未及说出的意愿,这种推定甚为合理。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非婚同居在现代社会已经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大量出现,且随着量的逐渐增加其范围已经从异性扩展到同性,甚至“同性稳定的同居关系逐渐得到人们的认同,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同性的同居关系具有与通常的异性同居相同的法律后果”[13]。可以说,社会接受同居现象并对之进行具体地规范是必然的趋势。所以,当同居者间已经形成稳定的扶养关系时,对此类同性同居关系,也应比照上述意见的规定,在符合《继承法》第14条规定的条件下,根据相互扶养扶助的具体情况来处理。